赵本山假模假式没文化

 赵本山假模假式没文化

 赵本山假模假式没文化

         赵本山的得意门生小沈阳  在赵本山看来,09央视春晚终于能够接受二人转,是他多年努力奋斗的结果。“宁舍一顿饭,不舍二人转”,白山黑水孕育的“东北二人转”民间艺术,在赵本山改良为“绿色二人转”后,从田间乡舍逐渐走到了城市的大剧院,并终于登上了2009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的舞台,人称“二人转中兴”。

        而辽宁沈阳,这个“本山传媒”所在城市已逐渐取代长春、吉林等,成为东北二人转的新中心。目前,东北二人转到底处于怎样的境地?日前,晨报记者专程赶赴沈阳,为读者探悉东北二人转之现状。有人说他救了二人转,有人说他毁了二人转。提倡“绿色二人转”并将之推到央视春晚舞台的赵本山强调,他和二人转是互救。“这些年是二人转帮助了我”

        记者:现在二人转是处在最好的状态吗?赵本山:二人转还没完全到最好的时代,它将来会更火。我想,能接替春晚小品的就是二人转,这是我六七年前的心得。一开始,我离开二人转的时候,就再不想看二人转了,觉得自己演小品,走高了,也不知道二人转发展成啥样了。大概2000年,老何(何庆魁)两口子说,现在你看这二人转,能把你乐得……我想,能成啥样啊,就看看去吧。过十五,我带着一些老板开车去看吉林林越艺术团演出,有点黄段子,还打嘴巴子。当时乐得,兜里揣的钱都扔台上了,那天晚上得花了好几万块,高兴得,当晚就收了徒弟张小飞。然后一晚上没睡觉,把几年要走的步骤都想完了,包括文化的、商业的。我又找了当时的薄省长说二人转是东北的艺术,处境危险,连“扫黄”都会打,听说一些二人转演员就被抓了,就是因为演出时啥都敢演、啥都敢说;

        后期,我就提倡“绿色二人转”,让内容干净起来,离性、政治都要远一点。想让它走出去面对千千万万的观众,就不能不注意点影响,起码一家三口领个孩子能看,领导请个有身份的人,客人不紧张,主人不害臊。其实这些年,是二人转帮了我,因为之前我走远了,没地方吸收“营养”,忘了自己原来是谁了。那些二人转,只是缺乏提炼。我马上弄了个“东北民间艺人大比赛”,自己垫了一百多万来组织、发奖,完事后我成立剧团,开了两个剧场,后期组织拍电视剧《刘老根》,一点一点地做,这几年非常艰难。一切都不是突然,也不是偶然,我坚持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 记者:民间很多二人转比你改良后的更接近传统。赵本山:是的,现在除了我们是“绿色”,民间的二人转还是原来那样。这没什么不对,我觉得生存要有条件,最基层的田间地头茶社,二人转就得那么演,你文明起来,他整不懂听不乐。但如果都去怀旧、传统,就耽误了现在的艺术市场。比如说京剧,国家都帮助振兴,还给弄到课本了去,演传统,但现在谁看啊?剧种也融到现代社会的人事物中去发展,他不接受你愣给,这不强迫吗?现在的二人转状态,你说它是二人转吗?它只是利用一种二人转的形式,包括我提倡的“绿色”。要说传统,最早二人转打情骂俏的,还是两个男的呢。“把自己当高雅的人,最肮脏”记者:今年二人转演到了春晚,还是引来了一些批评。赵本山:生活允许一批人不接受大俗。不接受大俗,其实是脱开土地的,自己拿自己当一个非常高雅的人,其实他是最肮脏的。真正的大雅是从大俗中提炼出来的,能接近大俗的,才是雅人。真正的学者不会说那些话,只能说看着有点学问。装作不伦不类的这种人,太寂寞了,就觉得我这一生咋整就出不去呢?然后瞎写点东西,引发关注。其实他们猜测那么多,我们没有那个意思。我们讲的就是一个大俗的故事,最纯朴的东西,你要走进农民中,大家都会那么表达。当然,如果没有生活,你听着可能是有点愣,但要成天把自己装扮得假模假式,不说唐诗好像就不显摆自己,其实是最没文化的。

        记者:你的徒弟很少有像你那样能原创的,他们的受教育程度会成为二人转发展的障碍吗?赵本山:我的小品百分之八十都是我的。他们只要有我在,就能走路。换了他们自己,就麻烦了。我懂他们,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过来的。创作这种东西不能培养,需要他们自己去观察体会。但是,教育不会成为二人转发展的瓶颈。二人转是野的,不是创作出来的,它一旦系统起来管理,指定死亡。二人转的发展要在一个自然的状态,从观众中来。曾经二人转《大观灯》,我演了上千场,每一场都不一样,根据观众反应突然这加一句那添一句。你知道观众哪个地方笑,怎么才笑,这都是实践出来的,不是写出来的。写出来的剧本,你看着很搞笑,结果现场不笑,而有些地方,你没拿它当笑话,结果到那儿,观众就笑了。“春晚审查制度不科学”

        记者:你的小品通过春晚审查的难度有多大?赵本山:央视春晚这个过程是最蹂躏人的,是不是?这些年(我不接受审查),说心里话,央视始终在这个事上对我心里不顺畅。你不顺畅,宁可让我走,我也不会这样让你们几个(领导)看。因为我没法演,不是说我是个大腕,只要我这东西在政治上没有问题,演这么多年了,也不可能(有问题),就应该是给观众演的,而不是给审查者演的。审查者,你可以录完像之后看。不能说你有一个审查者,我就要演给你看,这只是满足审查者的权力瘾,是件很不舒服的事。还有,审查看好几遍,第一遍还乐,第二遍熟了,第三遍能背下来了,就琢磨这怎么不乐了,然后让你改。你说,他都能背了,还怎么乐?改来改去,演员越演越走形。其实这些年央视对我倒挺宽容,只是这个审查制度不科学,心态没解放出来。你说大过年的,把大家叫过去就图一乐呗,结果绷着个脸,你瞅他不顺眼,他瞅你不顺眼。我知道,央视领导挺看重我的节目,但我演20多年了,你们还不放心吗?“我可以退出小品舞台了”

        记者:大家记得你在元宵晚会上说,今年上春晚对你最有意义,怎么讲?赵本山:意义重大。第一,我的小品,过去都是有合作,秀敏、丹丹、范伟,大家一起演。但我也不能尽找这些大腕一起演,演成功了还说我离不开别人。这次是我带着自己的学生上,我培养出了自己的平台、自己的学生,我可以退出这个小品舞台了。说实话,我早就不想演了,但不能突然说退就退,对不起观众,观众还喜欢看呢。现在好了,我的平台有了,他们完全上节目了,上一个甚至两三个。我可以这么说,他们上,比现在舞台上那些都好,他们的敬业精神、搞笑能力、职业状态都是最棒的,完全不比现在台上任何人差。第二,央视春晚这个舞台,终于能够接受二人转了。这是我这么多年努力奋斗的结果。东北二人转演员有上万,这个剧种走过了三百多年,第一次到了这么辉煌的境地,我可以骄傲地说,是因为我!

        记者:小沈阳唱歌的时候,你是真哭吗?赵本山:今年我没哭,可能是镜头出来的效果。2008年和丹丹那次,倒是哭了。我都不知道自己哭了,后来一看镜头:这咋真哭了呢?从来没这样过,我想可能是很累,累心。那时丹丹来了就发急,心里没底。我当时还琢磨,可能是更年期,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特别不稳定。我知道她这人,人品很好,对她特别宽容,毕竟是女人。后来她求我,你可别让我上了,来年我可不上这玩意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 记者:现在会从央视春晚退休吗?赵本山:难道非得一直往前走吗?但回过头来细想,当一个演员还有精气神的时候,你还不希望离开这个舞台。人都是这样,我就把它比作一个战场,先别管胜负,你不能当逃兵,要么当俘虏,要么战死。

相关文章
卡西欧魅力“表”情包
将Tough & Cool进行到底
这些包包9块9包邮哦
卡西欧BABY-G 个性十足的街
迪奥宣布任命Maria Grazia
奢华热点
COACH明星挚友唐嫣空降四城
Fossil2016夏季新品系列上
《美国队长3》全线上映!穿
百科文章
十滴水洗澡的功效有哪些
蒸橙子治咳嗽的做法是什么
怎样知道自己是否宫寒
肾炎能喝牛肉汤吗
仰卧拉伸卷腹怎么做
网友关注热点